德安新闻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甘肃武威易地扶贫“组合拳”拓出农民致富新天地

www.lshappy.com2020-01-27

李宗勇,李敬本网络的记者,吴晓燕明路,大半辈子都住在山里,最初拒绝搬到山下几十公里的新移民村。

“虽然我住在大梁镇的山大沟,海拔3000多米,气候恶劣,但地里的收成只够我吃和穿,我总是不愿意离开祖先居住的地方,担心搬到四川后吃什么。”几天前,正在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西京镇兴民新村社区忙着翻新新房子的李宗勇说了这些话,不禁笑了起来:他不想搬家,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家乡很难离开。一方面,当地干部与他计算收入平衡,另一方面,他们邀请他参观新移民村,靠近“黄金大道”,地势平坦,交通便利。新村有幼儿园和小学。孙子步行去幼儿园只需要两三分钟。除水、电、路等基础设施外,新村还配备了卫生、文化体育、村级综合服务中心等公共设施。……以前住在山上的人所面临的“很难去,医疗,上学和饮水”的问题不存在。看到搬进新移民村的村民的生活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年2月,李宗勇终于动心,决定响应政府的号召,下山搬到新兴民村。“下山后,在政府的支持下,我养羊,种蔬菜大棚,我担心的收入问题也解决了。”

感动穷人,根除穷人,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李宗勇只是成千上万受益于武威搬迁项目的穷人之一。近年来,武威市采取了生态管理、扶贫开发和新农村建设高度统一的扶贫搬迁“结合”方式,推进以培育富庶产业和搬迁为重点的重点扶贫项目,成效显着。武威市委书记刘鹏表示,目前是武威转型升级的契机,是战胜贫困的关键时期,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整个城市应该努力帮助穷人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在坚持群众自愿参与原则的基础上,有必要调动所有生活在恶劣自然条件下、缺乏稳定扶贫条件的农牧民。规划和建设移民区的小康住宅,培育移民区的丰富产业、社会保障、管理服务和生态修复。应特别重视后续产业发展,确保贫困人口能够搬迁,住在“搬贫窝、拉贫根”的33,354名边远山区农牧民下山开始新的生活

古浪县南部山区,亮亮乡所在,农业基础薄弱,产业结构单一。长期以来,制约人们收入和财富的“难走”问题突出,主要表现在就医、上学、饮水、就业和收入等方面。其中,7个乡镇位于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边缘,生态保护与扶贫开发矛盾突出,是古浪扶贫开发最难啃的“硬骨头”。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南部山区“山一面难养一面人”的难题,我们计划根据南部山区不同的立地条件和“全乡搬迁到完全干旱的山区,缩小附近水川河谷地区”的思路,将生活在海拔2500米以上、没有水和灌溉、缺乏基本生活条件的贫困人口迁移到川北地区,以减少适合居住的居民。”古浪县委员会秘书李万悦表示,自2012年以来,古浪县已先后开始建设12个定居点

古浪是六盘山贫困地区集中的区县。在武威市管辖的其余三个县区中,天祝藏族自治县是中央政府指定的深度贫困地区。民勤县和凉州区是甘肃省被指定为“插花”的贫困县。“在武威,生活在偏远山区的贫困人口,特别是那些生活在高寒山区的贫困人口,年复一年无法脱贫,甚至越来越穷。在过去30年的改革中,他们的生活条件没有多大改善。此外,由于过度放牧和耕作,形成了恶性循环,严重破坏了祁连山水源保护区的生态环境。这是全市扶贫工作的真正难点和重点。”武威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国斌表示,正因为如此,市委、市政府已经采取主动扶贫。他们大力实施扶贫搬迁工程,建设了一批搬迁示范基地,包括古浪黄骅滩、天祝南阳山和凉州邓马营湖。早期移民已经实现了“同年下山,次年脱贫,三年致富”的预期目标。实践证明,这是“把穷人赶出家门”的根本措施,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

“出去是山,水电不方便;下雨,道路泥泞,我更害怕土坯房倒塌。”天祝县赛仕乡的土坯房海拔3000多米,现已迁至南阳山区扶贫搬迁安置点嵩山镇德姬新村号。现在它住在一所宽敞明亮的新房子里。村民陈金武开心地笑着说:为了帮他盖房子,政府补贴了7.5万元,帮助他们协调运用5万到20万元的扶贫、精准扶贫和双业贷款搬迁政策,从根本上解决了像他这样的移民人口资金短缺的问题。“现在房子里有自来水,大地温暖,路就在门口。与住在山上相比,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天竺县委书记张姬发说,近年来,县委县政府一直密切关注先进山区农牧民脱贫的需要。本着“规划第一、资源整合、产业配套、社区管理”的理念,深入实施生态移民工程,彻底告别了6万多移民艰苦的生活环境。

稳定富裕33,354富裕产业点燃移民新希望

“稳定富裕”是生态移民扶贫搬迁成功的关键。因此,我们一直将移民人口的后续生计和发展作为我们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张姬发说,天祝县把工业扶贫作为解决贫困移民人口后续发展的根本措施,为农村规划专项工业项目,实施家庭增收计划,切实拓宽农民增收渠道。

三年前,54岁的苏万禄从天祝县安源镇搬到德姬新村。搬迁前,苏万禄一家依靠旱地种植青稞、油菜籽和山羊,收入不到1万元。现在,搬到德姬新村的苏万禄不仅有两个食用菌生产温室,还种植了面积为9亩的藜麦。“每个食用菌大棚的年净利润超过元。藜麦的平均效益约为1000元。生产的两种农产品由政府进口的企业订购销售。不用担心卖掉它们。我在家工作一年可以赚4万元。”谈到搬迁后的生活,苏万禄很自信:“我的儿子和我的妻子也去兰州打工挣钱,他们的家庭生活很富裕。”

工业发展点燃了移民人口搬迁后生活的新希望。“我们正在积极抓住有利的农业贷款政策的机会,如妇女小额担保贷款、发展草食畜牧业和设施蔬菜产业的补贴贷款、精确扶贫的特别贷款和异地扶贫的搬迁贷款。支持外来人口大力发展金鸡产业、富硒肥牛、戈壁农业、高原有机蔬菜等特色优势产业。有效解决移民资金短缺问题,促进富民产业发展。”武威市相关官员表示,截至2017年底,武威市已投资约90亿元用于农牧民搬迁,主要用于工业发展、住房建设和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全市贫困家庭累计农牧业设施25万亩,林果业21.75万亩,实现每户2亩大棚。移民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5000元以上,比搬迁前高出2倍以上,比搬迁前高出5倍以上。

保护生态,建设新城镇,促进生态和民生发展。

统计数据显示,到2016年底,武威市将有108个安置点,28,900人世代生活在高山地区,117,700人流动顺畅。“十三五”以来,武威认真实施了2016-2017年扶贫搬迁工程。到目前为止,祁连山高海拔贫困山区、生态恶化沙地和干旱地区已有人搬迁扶贫。

在扶贫搬迁工程的帮助下,武威先进山区成千上万的农牧民彻底告别了过去艰苦的生产生活环境,极大地减轻了迁出地自然环境所承受的压力。

现在,在古浪南部的山区,当地政府已经开始建设一个长50公里、宽20公里的生态恢复区,从新城镇到丁宁镇。逐步从耕地、宅基地和荒山荒地中撤出扶贫搬迁区。通过封山育林和自然恢复,充分恢复了搬迁地区的林草植被,提高了节水功能,促进了良性生态循环。古浪县副县长赵磊表示,通过整合重点生态建设项目和“退、封、建、管”措施,该县大力建设水源涵养林,实施封山育林。林草植被覆盖率从原来的30%提高到现在的80%,有效地延伸和保护了南部山区的森林资源,对改善生态环境发挥了重要作用。“扶贫搬迁工程的实施,加强了移民迁出地区的生态环境保护建设。”天祝县移民办公室主任刘子云也告诉记者,移民人口搬迁后,该县在搬迁地区实行退耕还林还草,减少人畜对林草植被的破坏,减轻生态压力,恢复和保护生态环境,增强水源涵养林区的气候调节功能和下游水源保护功能。移民安置区恢复生态用地72万亩,水源涵养林5.2万亩,草原破坏影响面积减少441.8万亩。据观察,2017年植被覆盖率将达到42.9%,比2010年增长4.71个百分点。”武威市相关官员表示,在搬迁过程中,武威已经关闭了山区,并禁止在搬迁区的畜牧业,并辅之以植树造林、种草和传播措施。生态修复成效显着,节水功能逐步增强。同时,基于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