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安新闻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药企2.6亿美元换和解 美国阿片危机难解

www.lshappy.com2019-10-30
?

当地时间21日,经过十多个小时的会谈,四家大型制药公司宣布与俄亥俄州的两个县政府就阿片类药物诉讼达成了2.6亿美元的和解协议。从而逃脱了美国联邦法院关于阿片类药物成瘾问题的审判。今天,美国正面临着阿片类药物的蔓延之苦,但眼前的形势却是一个非常令人尴尬的局面,即片阿片类药物,但“阿片类药物危机”一直未能朝着解决方向迈出一步。对于擅长游说的大型制药公司而言,幕后推手是不言而喻的。

实现结算

该情况未超出制药公司的控制范围。据美联社报道,四家大型制药公司与原告俄亥俄州的Summit县和Cuyahoga县在计划于21日开始的第一笔联邦审判的同一天凌晨1点达成和解协议。其中,美国药品分销商美源卑尔根(Meiyuan Bergen),Cardinal Health Group和McKesson计划总共支付2.15亿美元的和解金。跨国制药商以色列梯瓦制药公司(Israel Teva Pharmaceuticals)计划支付2,000万美元和解金,并捐赠2500万美元的阿片类药物Shuppien。

和解并不意味着承认错误。这是制药公司的态度。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说,在同一天,这三个毒品分销商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说,和解并不意味着他们有过错。据他们说,他们的产品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标记,并且还表明了阿片类药物的成瘾性。

在地方政府看来,这样的结果有些微弱。对于和解协议,峰会首席执行官伊琳娜夏皮罗(Irina Shapiro)说,和解只是一个漫长的步骤。京那加县检察官迈克尔奥马利(Michael O'Malley)说,面对阿片类药物危机,政府仍有许多工作要做,政府正在考虑使用定居基金增加住院床位并改善急诊服务。负责此案的法官丹波斯特(Dan Post)明确表示,不建议仅使用和解来解决此案。

据了解,阿片类药物是最佳的止痛药物,包括可卡因,美沙酮,吗啡等,主要用于镇痛,但长期使用会导致药物依赖性,过量和死亡。根据美国政府的数据,在1997年至2017年之间,约有40万人死于服用阿片类药物。一个更直观的数字是,占世界人口5%的美国人消费了世界上80%的阿片类药物。

“魔鬼”药品

五年前,年轻的马修(Matthew)在与毒品成瘾长期斗争后不幸去世。谁能想到Matthew的药物成瘾是由医生的药物生产的一瓶OxyContin引起的,该药物被医生用来为他打足球造成的镇痛药。五年后,马修终于等待“答复”。

上个月中旬,Purdue Pharmaceuticals申请破产保护,涉及2600多起诉讼,这些诉讼被指控加剧了对美国阿片类药物的滥用。据路透社报道,普渡制药公司已经与24个州,美国的五个地区以及2000多名市,县和其他原告首席律师达成了初步和解协议,但仍有24个州反对或不支持提议的解决方案。在此之前,普渡大学制药公司和美国某些州的检察总长就阿片类药物危机进行了几个月的谈判,以避免进入审判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魏南志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说,在法律规则不完善的背景下,阿片类药物的扩散在于制药公司背后的事实。他们继续游说政府。它导致不加选择地使用医生以及对患者进行不加区分的有效控制。如今,制药业已经做出了很大努力来与政府达成和解,其目的是避免进入审判阶段。由于美国是判例法国家,因此一旦成为判例,药物管制将变得更加严格,这对制药公司来说是非常麻烦的。

普渡制药几乎是美国阿片类药物制造商的代表。据了解,在过去的20年中,其止痛药OxyContin为公司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利润,OxyContin已成为Purdue Pharmaceuticals在商业上最大的成功,但另一方OxyContin也已成为该药不可替代的成员。美国阿片类药物成瘾和洪水危机。

事实上,Purdue并不是唯一成为目标的公司。今年8月,美国俄克拉荷马州法官宣布,该公司已裁定强生公司对该州近年滥用阿片类药物负有责任,并判处其支付5.72亿美元的赔偿金。不久前,有媒体报道说,强生公司已提议支付40亿美元,以解决该公司对美国阿片类药物危机造成的所有指控。

资本游说

阿片类药物的生产是可以理解的,但问题在于制药公司不仅在生产上投入了精力。以强生公司为例。在为期7周的审判之后,俄克拉荷马州州长博克曼(Bockman)在裁决中说,强生的“误导性营销和阿片类药物的推广”促进了阿片类药物的流行和滥用。奥克拉荷马州总检察长迈克亨特(Mike Hunter)还说,强生及其制药子公司扬森(Janssen)自1990年代以来就一直积极营销,低估并稀释了对阿片类药物成瘾的风险,使阿片类药物滥用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公共卫生危机”。美国。”

亨特(Hunt)的声明触手可及33334强生(Johnson&Johnson)受利益驱使,成为阿片类药物滥用的“策划者”。实际上,无论是普渡大学制药公司还是强生公司,还是已经达成和解的四家大型制药公司,都被指控从事欺骗性的营销活动,从而加剧了阿片类药物成瘾的危机。

在欺骗性营销的背后,资本的作用不可低估。据报道,就普渡制药公司而言,为了获得OxyContin的批准号,该公司针对FDA发起了强烈的公共关系运动。即使相关内幕人士仍然不知道,FDA仍批准了OxyContin的批准。绿灯是事实。根据媒体的披露,FDA的内部人员,奥斯威戈(Oswego)的人员Costy Wright在OxyContin批准后三年离开了FDA,并加入了OxyContin生产商。第一年的年薪高达$ 379,000。

去FDA和去医生小组,所有这些都是制药公司“公共关系”的目标。美国政府还提出了应对阿片类药物成瘾危机的计划,但是面对巨大的商业利益,这些计划往往变得脆弱,制药公司的抵制和质疑也极为激烈。

可以简单地说,制药公司继续向医生推销阿片类镇痛药,并且医生受到兴趣的驱使,导致阿片类镇痛药广泛用于癌症患者。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通常是“在雪崩的情况下,没有雪花是无辜的”。当阿片类药物被淹没时,阿片类药物行业供应链中的上游和下游参与者都是无辜的。

魏南芝说,无论是阿片类药物的滥用还是大麻的传播,这实际上是一个问题。 资本话语权大于社会话语权。资本有能力影响政府的议程设置和法律规范,甚至可以影响社会公众舆论,使人们感到吸毒不是问题。这种资本对政治和社会的过度控制是问题的根源。

(编辑:李嘉玲)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