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安新闻门户网

首页 > 正文

数据真的能被科技巨头垄断并用来作恶吗?

www.lshappy.com2019-08-04
?

5d85-iaqfzyu7209098.jpg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陈永伟

那就是:他们垄断数据并使用数据来做恶。

那么,这是真的吗?技术巨头是否拥有垄断数据,还是可以垄断数据?他们是否使用数据做恶? “数据垄断”会带来什么样的问题?面对技术巨头的“数据垄断”,应该采取什么方法来应对它们?所有这些都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1.技术巨头是否垄断数据?

近年来,随着技术的发展,人们已进入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已成为纯生产衍生产品的关键生产要素。通过合理使用数据,企业可以更好地组织和规划生产运营,更有效地做出判断和预测,从而帮助他们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脱颖而出。

与此同时,对“数据垄断”的担忧开始缓慢出现。有学者认为,一些大企业可能利用自身优势实现“数据垄断”,并在此基础上排除,限制竞争,损害消费者利益。这种关注是真的吗?有必要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花些时间讨论“数据垄断”的定义。

虽然经常提到“数据垄断”一词,但在许多着作中,其定义往往不清楚。在某些工作中,它用于指公司对数据资源的垄断,而在其他工作中,它用于描述公司通过数据加强自身权力以实现和巩固其垄断地位的行为。但有趣的是,无论定义哪种定义,“数据垄断”在现实中似乎都不太可能。

首先看第一个定义,即将“数据垄断”定义为数据资源的垄断,即公司已经完全占用了数据。不可否认的是,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无论是竞争对手还是消费者,这将是一个非常坏的消息。幸运的是,这种情况实际上很难实现,原因如下:一方面,数据不是一个专有项目,其他人在拥有它之后就不可能拥有它。 A公司可以掌握某一地区所有人的身高数据,但B公司也可以通过调查掌握数据。另一方面,数据储备本身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并且它们一直在不断生成。从这个意义上说,即使公司到目前为止已经拥有某个区域内所有用户的所有消费者信息,也并不意味着它将来可以拥有这些用户的所有消费信息。综合这两个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如果我们在日常用语的含义中定义“垄断”,那么“数据垄断”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大公司可以拥有大量数据,也很难在这种意义上实现对数据的垄断。

看看第二个定义,即“数据垄断”是一种利用数据来实现或巩固其垄断地位的行为。应该承认,对于现代企业来说,数据确实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生产要素。通过利用这些数据,公司可以显着提高其生产和销售效率。然而,数据能否帮助企业实现并巩固其垄断地位仍存在争议。

一方面,数据本身是高度可替代的。对于同样的问题,可以使用许多不同的数据进行分析。结论都很有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说,即使一家公司有一些数据也不能完全排除竞争,从而实现垄断。例如,搜索引擎可以基于用户的搜索信息确定其对食物和衣物的偏好,并且社交平台可以基于用户在平台上的共享信息来分析相同的结论。因此,即使搜索引擎和社交平台不太可能拥有对方垄断的数据,他们也可能激烈地竞争同一消费者的广告。

另一方面,尽管数据是一个有用的元素,但它不能单独工作。它必须与企业的技术实力和组织实力相匹配,数据才能真正发挥其作用。我有一个朋友,他是一家大数据公司。他曾经吹嘘我的公司拥有的数据超过任何互联网巨头,并且质量很高。我问他,“你用这些数据赚钱吗?”他笑着对我说:“商业模式尚未找到,只能通过政府目标维持。”我认为这个例子实际上是一个问题。虽然数据很有价值,但如果没有相应的配套资源和措施,这些资源就无法有效地转化为实际资本。当然,数据本身不太可能成为企业的市场力量来源。经济学家Anja Lambrecht和Catherine Tucker撰写了一篇关于数据和市场力量之间关系的论文。他们发现“几乎没有证据证明在不断变化的数字经济中,完全依赖数据可以完全排除更好的产品或服务的供应。为了建立可持续的竞争优势,数字战略的重点应该放在如何利用数字技术为用户带来价值上。换句话说,在竞争中,尽管数据很重要,但它并不是关键。几乎不可能使用数据来建立或巩固垄断地位。

二,数据垄断的“三个罪”

让我们暂时失去关于“数据垄断”是否可行的讨论。假设某些企业可以通过自己的能力垄断数据资源,或者可以通过数据巩固其垄断地位。如果是这样,会发生什么?

在目前的讨论中,人们认为“数据垄断”造成的危害有三个方面:一是挤出竞争对手,破坏竞争;另一种是损害消费者的利益;三是带来隐私等风险。但是,如果我们详细分析它,似乎这三种可能的危害也值得讨论。

看看竞争对手的排除和竞争对手的损害。由于两个原因,这一指控似乎很难确定。首先,数据之间的替换非常强大,因此几乎不可能通过数据挤出对手。如前所述,不同的公司可以使用不同的数据来预测相同的目标,这决定了公司很难使用独占数据挤出对手。例如,谷歌占据了整个搜索市场的大部分数据,并将其用于针对目标广告的消费者,这确实为其提供了巨大的广告市场份额和巨大的广告收入。但是,这并不妨碍亚马逊在其网站内使用搜索来提供相同类型的广告并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其次,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的那样,作为一种资源,数据本身不足以让公司产生排除和限制竞争的权力。从这个角度来看,即使一些公司使用数据来排除和限制竞争,也很难说他们依靠数据来实现这一目标。

看看对消费者利益的损害。这一指控主要是由于对“个性化服务”的抱怨。当公司拥有大量数据时,它可以提供消费者的精确图像,从而提供“个性化服务”。在一份报告中,欧盟委员会将“个性化服务”分为三类:个性化广告,个性化搜索和个性化定价,并指出虽然这三种形式的表现不同,但它们本质上是“价格歧视”的表现。在经济学。熟悉经济学的朋友都知道,价格歧视,即以不同价格向不同消费者收费,将使一些消费者剩余转移到企业,从而减少消费者剩余。从这个意义上说,“个性化服务”确实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但是,正如欧盟委员会的报告所指出的那样,“价格歧视”在实现这种转移的同时将产生市场创造效应。通过准确地确定消费者的需求,公司可以将许多不在市场中的消费者带入市场,而这部分消费者确实可以获得利益并改善他们自己的福利。如果考虑到这一点,“个性化服务”对消费者整体的福利效应是不确定的。作出何种判断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不同消费群体的重要性以及如何衡量其效用。

最后,看看隐私的风险。不可否认的是,许多公司目前过度收集用户的个人信息用于商业目的,从而侵犯了用户的隐私。更有甚者,还有像剑桥分析门这样的丑闻。当然,这些问题值得关注和反思。但是,如果这些问题被视为数据垄断的结果,那看起来似乎有些牵强。确实,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确实有很多公司在行业中拥有较大的市场份额和强大的市场力量,侵犯了用户的隐私。例如,Facebook就是典型案例。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公司规模更大,数据更多,更有可能侵犯隐私。

在一次会议上,我请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让蒂罗尔问他如何看待“剑桥分析门”事件,以及他是否应该利用分裂来惩罚Facebook。在思考了这个问题之后,蒂罗尔沉思了一下,问道:“你认为分裂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如果一家大公司分成几个小公司,那么这些小公司就不会竞争竞争的需求。它增强了用户信息的收集和竞争?你认为这会促进隐私保护,反之亦然吗?“我认为蒂罗尔的评论非常有启发性。如果数据竞争是竞争,竞争越激烈,消费者信息被侵犯的可能性就越大。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存在“数据垄断”(当然,这很难实现),那么从保护用户隐私和信息安全的角度来看,这可能是一种最佳情况,因为此时只要人管理公司的安全,他们可以防止问题的发生。

三,理性对待“数据垄断”

在这种情况下,“数据垄断”的概念不应过分强调。

事实上,作为生产要素的数据具有强大的规模经济和外部经济。无论是用于预测还是用于内部管理,数据越大,维度越多,它就越有用。如果数据被隔离并分散,则其角色根本不起作用。从这个角度来看,为了鼓励公司提高效率,应该允许他们在法律合规范围内收集和使用数据,而不应受“数据垄断”概念的约束。

当然,在实践中,企业收集和使用数据存在许多问题。实际上,许多公司使用数据来谋取个人利益并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对于这些具体问题,应研究具体方法来治理。如果这就是原因,那么“数据垄断”的概念将被消除,反垄断法的“大杀手”将被牺牲。很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